当前位置:首页 > 最新动态> 企业新闻 > 内容

新年初感动,从手术台到市场一线

文章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年02月19日 点击数: [添加收藏]

1月4日,新年伊始,公司的营销会议如期进行。作为保健品线产品总监兼晋蒙三级巴巴长的谢飞也按规定出席。在本次会议上,他有一个重要的关于2019年公司保健品的营销策略要向大家分享。

 

 

根据议程,谢飞的策略灌输安排在上午11点半,这个时间,人困马乏,谢飞利用自带的幽默细胞,营造了一场轻松的培训,让一线营销将士轻松掌握了保健品线2019年的执行要点,人送外号“谢胖子”。

 

后来我们才知道,在分享之前谢总的胃已经痛了好几次。而现在回忆起来,谢总当时的脸色应是隐隐泛黄,那个时候他已经在忍受着疼痛了。下午的会议结束之后,按照公司惯例应是集体聚餐,共同预祝放飞2019,从心出发,但聚餐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已经看不到谢飞的身影了。

 

1月5日一大早,在其他三级巴巴长紧张的赶赴自己所辖区域,布置2019年的行动计划时,我们却惊闻:谢总住院了。

 

原来,在2018年时,他的胃痛次数就不下十次,谢总觉得自己的胃痛是老毛病了,不能因此耽误工作。当天早上6点去医院打了一剂止痛针,计划赶赴山西布置新年工作计划,但胃部仍然疼痛不止。于是上午8点左右又去医院打了一剂止痛针,效果仍然不尽如人意,只好做全面的检查。

 

B超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,显示并无异常,但谢总的身体确确实实疼痛难忍。只好听从医生的,又去做了CT检查,结果显示胆管堵塞,谢总的疼痛应该是胆结石引起的,但医生并不能确诊。“再去做个核磁共振吧!”医生这样说。

 

核磁共振的结果确诊下来,谢总真正的病因是胆结石,结石将胆管堵塞,导致腹部疼痛难忍。他后来自嘲道“治了一年多的胃病竟然是胆结石,我那么多胃药白吃了”。

 

为了清除病根,在医生的建议下,谢总决定把胆囊摘掉。摘掉胆囊的手术技术相对来说已经很成熟了,用医生的话说“手术后五六个小时就可以下床”。

 

因为谢总家在天津,东阿并无亲人,总经理董书光下达指令:尽全力帮助。营销中心副总经理迟总安排:终端管理部马树才部长、郑明志经理全天候陪床。

 

 

最难忍受的是手术前的两天。

因为疼痛并没有因为检查出病根而停止,终端管理部马树才部长在谢总跟前陪床,就说“冷汗直冒,躺在床上捂着肚子一动不动”。止痛针实在不管用的时候,医生只能采用“杜冷丁”止痛。“杜冷丁”是国家管制药品,长期使用容易产生依赖性,如果不是实在忍受不了,任何人都不会愿意使用“杜冷丁”的。

 

手术前的两天还不能吃饭。全天有十几个小时是靠打营养针度过,我们去医院探望的时候,谢总面如金纸,就连眼白也泛起一丝暗黄色,头发黯淡无光,十分憔悴。但谢总天生乐观派,说“这下减肥成功了”。

 

我们注意到,在病床的床头柜上还放着一台电脑。马树才部长给我们说,谢总在不痛的时候还劳心工作,惦记着将要上交的三级巴整理运营规划,分析着山西和内蒙的客户规划和整体运营计划。董总劝他好好将养身体,先把工作的事情放一放,但言谈之中,谢总总是将话题引到工作上来。

 

1月8号,手术进行的没有想象的顺利,本来预计3个小时的手术,因为病情严重,胆囊与小肠粘连,5个多小时才从手术室推出。按照医生的叮嘱,引流管要在体内放置几天才能取出。但谢总很不听话,就听准了手术前医生说五六个小时就可以下床走动,所以第二天非要出院,赶往山西市场。但因引流管在体内的留存,必须要在医院多住几天,谢总感到非常无奈,但好在手术后可以尝试吃些流食,也不再需要忍受过度的疼痛。据马树才部长说,术后的几天,谢总一直在进行晋蒙三级巴整体运营规划方案的制作,几乎都是在工作中度过的。

 

 

根据自己的推算,差不多1月14日可以出院,于是他定了14日去山西的车票,在得知1月13号可以出院的时候,马上改签了13日的车次。腊八节,新年的味道越来越浓厚,谢总上午11点出院,总经理董书光打电话叮嘱他:“回天津家里休养几天,等身体完全康复了再考虑工作的事情”,可是接到电话的谢总已经在去往山西的动车上了。

 

谢总给我们留下了2019年最初的感动,不仅是因为他在强忍病痛的同时继续工作,更难能可贵的是在谢总身上折射出来的精神。我们无法用企业经营哲学中的某一条某一项去形容谢总,但谢总却用实际行动诠释着企业经营哲学的思想。我们无法用更多的语言去表达,去赞扬,但他却已经成为我们最好的榜样。

 

这就是国胶人,这就是国胶人精神,相信,在这种精神下的国胶人定会厉兵秣马,弯道超车,2019再创传奇。

 
分享到:
[打印文章]